当前位置:万博manbetX官网 >> 图片新闻
第十一届海峡两岸百名中小学校长论坛昨日在厦门开幕
发表人/单位: 林志宁 发表日期: 2017-12-06 点击数: [ 字体显示: ]

  ▲茶歇期间,两岸教育专家结伴热谈。(本组图/本报记者林铭鸿摄)

  ▲校长们专注倾听同行分享经验。

  ▲论坛开幕式暨专家讲座。

  厦门网讯(厦门日报 记者 佘峥)两岸教育界最长寿的校长论坛,昨天在厦门开启另一个新的十年第十一届海峡两岸百名中小学校长论坛当日在厦门开幕。

  厦门市副市长国桂荣、74名大陆校长和48名台湾校长参加了在厦门宾馆举行的开幕式。

  过去:十年磨就一“剑”

  这一论坛是名副其实的“十年磨一剑”。它始于2007年,之前两岸校长更多的是“偶遇”。台湾地区前教育部门负责人、现任台湾佛光大学校长杨朝祥昨天在开幕式上揭秘说,论坛是他和厦门市教育局讨论后产生的结果。

  第一届校长论坛由厦门市教育局和市台湾同胞联谊会主办,当时不叫“第一届”,而叫“首届”,因为谁都不知道是否要办第二届。不过,论坛还没有结束,两岸教育工作者就迫不及待地决定要办下去,而且还要办到台湾去,即厦门和台湾轮流坐庄。

  杨朝祥昨天说,当初两岸校长接触的机会不多,大家都很珍惜这一能交流彼此经验的机会。

  办到第三届,论坛的影响力已经逐渐扩大,升格为由中国教育学会和厦门市政府主办,厦门市教育局承办。

  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上海格致中学校长张志敏昨天感慨道,一个论坛能坚持十年,说明参与者彼此都有共识。

  未来:更多地分享失败教训

  这个11岁的论坛昨天开启新的十年,它今后将怎样进行,也成为讨论的焦点。

  两岸教育工作者讨论的结果是:过去十年,我们可能更多分享的是彼此成功的经验,而在未来,失败的经验教训也要说。

  杨朝祥说,两岸的文化实在有太多类似之处,我们都发现,在某一个地方不容易做到的事,在另一个地方想要成功,也不容易。

  他举例说,早年,台湾的高职(即大陆的“中职”)学习德国的双轨制,结果并不理想,原因是:双轨制的背后有强大的工会做支撑。

  他说,大陆也正试图仿效双轨制,杨朝祥认为,想成功也不会很容易。

  所以,他认为,今后的论坛,双方失败的经验也要分享。

  市教育局局长郭献文引用了首届论坛的一句名言: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变成好朋友,四回不分你和我。他说,希望论坛能成为永续的论坛。

  论坛在昨天上午完成大会发言后,下午进入岛外分会场,今天结束。

  精彩语录

  ●校长不仅要拥有过去侠士的十八般武艺,还要有孙悟空的七十二变,来应付校园内外的各种压力。台湾教育会理事长简明忠

  ●校长的影响力,最初可能是靠校长这个职位所赋予的,但是,很快的,他必须靠老师的信任来赚取自己的影响力,才能变成真正有影响力的校长。台湾佛光大学校长杨朝祥

  ●校长要具有柔软度和温度。有一次学校绩效评估,我注意到记录组组长上传资料时间是6:27,足见他牺牲睡眠时间在工作。尽管材料仍然备不齐,他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不必再苛责。台湾彰化高级商业职业学校校长粘淑真

  【观点】

  好校长与好学校

  如果一所学校的校长不行,学校是不是就没有希望了?

  在昨天开幕的第十一届海峡两岸百名中小学校长论坛上,不少校长都认为:很有可能哦。

  今年论坛的主题是:校长的领导力。因为这个主题,昨天的论坛也衍生出很多话题,譬如说,一位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一所好学校就一定有一位好校长?

  今天,我们为您选取论坛上的部分精彩观点。

  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上海格致中学校长张志敏

  好校长要具备五个特征

  张志敏说,如果校长能力不行,那么,他所在的学校可能要有麻烦。

  张志敏认为,对于学校来说,校长的确至关重要,但是,一所好学校,还要有一个好的教育局局长,甚至还必须延伸到更上一级。

  不过,在他看来,可以肯定的是:一所好的学校,一定要有一位好校长,但是,好学校是校长带领全体教师共同努力的结果,单靠一个人的力量不行。

  那么,什么是好校长?

  张志敏认为,好校长至少要具备五个特征:一、大爱的情怀。张志敏说,不论学生贫富,校长都要一视同仁。二、高尚之人格。校长要有对教育的执着和热爱。三、丰富之学养。四、严谨管理之道。五、前瞻之视野。

  厦门市教育局巡视员任勇

  好校长不一定要有“名”

  任勇似乎并不十分认同“一所好学校必须有一位好校长”的说法。他说,他曾经问过一位就读于哈佛大学的厦门学生:哈佛的校长是谁?他根本不知道,据说,这样的情况还不是少数。

  没有“名”校长,并不妨碍哈佛成为一所名校,这是因为哈佛之所以是名校,是一任任校长做出来的。任勇因此说,所谓的“一所好学校需要一位好校长”,只是1.0版本。他认为,要进入2.0版本:制度比人更重要,一所好学校一定是有一个好的制度,不管校长是谁,学校都能高效运转。

  不过,他被本报问及一个问题:如果校长们能够维护前任校长留下的好制度,那么,即使他“蠢”一点,难道不也算得上是好校长?任勇说,的确要警惕“废墟校长”,即校长每到一个地方,先推倒重来,建立自己的一套制度,把学校文化建立在废墟之上。

  台湾首府大学教育研究所所长郭添财

  学校只有“愿景”之分

  郭添财首先认为,学校不应该有好坏之分,正如学生也没有好坏之分一样。

  那么,学校的差别是什么?郭添财说,只有“愿景”之分。

  妻子是小学校长的郭添财说,一位好校长并不一定能办出一所有愿景的学校。他举例说,这就好比分给你一块田,四年后田地的收成,校长的确要负总责任,但如果收成不好,全怪到校长一个人身上,也不公平。

  郭添财说,首先,田里的种子不是校长选的,此外,这四年中,是刮风下雨还是风调雨顺,这些都很重要。

  他因此认为,如果认为一所没有愿景的学校,就是因为没有一位好校长,这是对校长的苛责。

 

 

                  (来源:厦门网)